欢迎光临南宁汽车资讯网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汽车资讯>设计

激活电动汽车充电基础建设投资的四种模式1

2018-09-17 18:46:2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赞

激活电动汽车充电基础建设投资的四种模式

2017年行至年终,中国的电动汽车的产销量虽然并未呈现出年初预期的火爆行情,但各方的统计数据和投资动向显示,来自资本界产业界的越来越多的“旁观者”对这个雏形已现的热门产业充满了“围猎”的热情。

充电基础设施市场究竟是一块多大的蛋糕?是否只要布局其中就能掘得真金?这个领域的投资实践中究竟有哪些路径上的歧途暗礁?带着这样的问题,我们与中国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的标杆企业——万帮新能源投资集团的副总裁郑隽一展开了深入的交流。

在郑隽一看来,基础设施分为经营性、准经营性和非经营性三类,本质上是按照盈利水平划分,盈利水平越高,越容易市场化,而盈利水平越差,越成为政府公益项目。满足不了社会平均利润率,资本不会进入。

:结合您们这些年参与充电基础设施投资和运营的实际经验,您对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建设有着什么样的理解?

郑隽一:经营性基础设施项目(如高速公路、燃气等)现金流充足,自身能够实现盈利,项目融资和市场化都相对简单和容易。准经营性基础设施项目和非经营性基础设施项目,由于项目公益性比较强,一般来说,即使项目有收费机制,其价格也较低,往往导致项目盈利性差或无法盈利,非经营性基础设施项目甚至没有收费机制和现金流入,比如市区道路建设。

:我们注意到,过去两三年,无论是行业主管部门还是产业界

激活电动汽车充电基础建设投资的四种模式1

,都在讲充电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投入应该是一种“公共投资”、不应该以盈利为目的。但实践中并非如此。

郑隽一:是的,曾经有人提出,充电基础设施有可能在定义上就不应该是盈利性基础设施,因为用户在家充电没有服务费,如果在公共充电设施要收服务费,那么会压制用户对公共充电设施的需求从而降低收益预期,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户在哪充,价格都一样,这样最方便。

基于这种假设,我认为,充电基础设施就像城市公路一样,先期建设,免费使用,不过以前燃油车有养路费一说,所以应该向新能源车辆收取类似养的特殊费用,用于弥补政府对于公共充电设施的投入。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但是体现了各方对于充电设施作为基础设施的宏观构思,也体现了大家对于商业模式的思考。

:你刚才提到了这个行业中的一个高频关键词:商业模式。从长远来说,单单是“商业模式”就能破解这个行业在投资环节“鸡生蛋蛋生鸡”的矛盾吗?

郑隽一:充电设施作为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前置性条件,已经得到广泛认可,早期的充电基础设施,有两个特征,一是经营收入微薄,出于公共利益考虑,终端价格受政府控制,导致收入较低无法实现收支平衡;二是项目投资巨大。

参考国内非营利基础设施项目市场化的实践来看,构建商业模式一般采取提供补贴增加收入、降低经营部分的初期投资或配置盈利资源等方式。

:我们也注意到,星星充电在充电运营的商业模式上做了很多有益的探索。作为一次年终盘点,您对于这个行业里的“商业模式”又有怎样的思考?

郑隽一:我们确实是在不断推进的实际运营中做了大量的摸索和思考。一路走来,我们在“粮草先行”层面付出了很多,站在中国电动汽车产业长远发展的角度来看,我觉得,国家在对车企实施奖补政策的同时,也有必要对充电基础设施运营商实施必要的鼓励——包括商业模式的支持和鼓励,这样才能让我们这个新的产业走得更稳、更远。

第一种模式,是政府购买服务后补贴,通过“影子价格”实现合理收益。比如污水项目,如果仅由终端用户付费,则项目必然是长期亏损,无法实行市场化。在此领域通用的模式是通过市场化方式引入社会资本负责投资、建设和运营,由政府作为购买方统一采购污水处理服务,并与投资人结算。政府根据运营成本和合理利润确定购买服务的结算价(即“影子价格”),实现社会资本的合理收益,对于影子价格和实际征收的污水处理费之间的差额,由财政予以补贴(可行性缺口补贴)。目前,垃圾处理和污泥处理处置等项目基本都是采用这一模式,安庆的充电设施PPP项目也是采用了这种方式。

第二种,是政府给予前补贴,降低可经营部分初期投资。比如轨道交通项目,投资额巨大且效益外溢(让别人沾光),是项目收支不平衡的主要原因。查阅北京地铁4号线的投建案例,按照当时的票价,30年只能回收投资30%。后来政府创造性地将项目分为AB两部分,A部分主要为洞体等土建工程投资,由政府投资;B部分为车辆和机电设备等与项目运营关联度较高的投资,由香港地铁等社会资本投建,并租赁A部分资产,负责整体项目的运营,从而完成了项目市场化运作。目前各地通过补贴降低社会投资者的初期投入,但是否会像北京地铁一样,出现地方政府投资配电资产,再由运营商投入运营资产,不无可能。

第三种,是捆绑优质项目或配备资源。构建商业模式常用方法还有,将非营利项目的建设或运营和经营性项目的建设或运营捆绑起来“搭售”,比如污水处理厂BOT项目捆绑配套管的投资和运行;或者是配备资源的方式,如采用市政道路和公园等无收入基础设施项目与周边关联地块捆绑开发的手段,用周边土地产生的收益来投资或补贴基础设施项目,简单来讲就是开发商开发小区顺带要修路和造公园,住建部门要求的新建小区配建充电桩,就有类似的意味。有的城市开始尝试将盈利性较强的公交项目与城市公共充电“搭售”,也是一种解决办法。

第四种,是部分环节市场化。出于提高投资控制水平或降低运行成本的考虑,基础设施项目可以将投资建设或运行环节单独实施市场化。比如机场,由政府按照BT或者EPC等各种方式,完成设计、投资、建设,然后再引入专业服务公司,政府将资产以一定方式与专业服务公司达成合作,包括承包、出租、分成等方式,实现运营环节市场化。

文/宋菲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